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shun | 9th Mar 2011 | 生活故事 | (43 Reads)
有人會說:“人生的意義在於過程,不在於結果。”我並不反對,那是現世人生的意義。但我要問,意義的意義是什麼?人生的終極意義是什麼?正如《聖經》所言:虛空的虛空,凡事都是虛空,都是捕風。

我認同《聖經》所言,也認同曹雪芹的人生觀,但我並不會像他那麼悲觀,更不會像甄士隱一樣頓悟而遁入空門。他使我一眼看到了人生的盡頭,讓我頭腦清醒,能達觀的對待身邊人,身邊事。

人活在世上,頭頂蒼天,腳踏黃土,並不比螞蟻高貴多少,不比猴子聰明多少,和它們一樣,只是萬物一分子,只有時間是永恆的,萬事萬物都必然歸於消亡。人類所創造的一切,什麼文明、什麼文化,最終都歸於烏有。

“人生天地之間,如白駒過隙,倏忽而已。”人的生命短暫的不如一滴簷水。上帝給了你一副好牙和一個健胃,讓你為之勞碌一生。可是你苦苦經營一生,生命滅亡之時,正是自己的經營成果消亡之際。縱使它們暫時還留存世上,但相對於你的生命,它們又在哪裡呢?所以,人生,從終極意義上講,是沒有意義的,得到這個答案是痛苦的。預知了生命最終沒有意義,那該怎樣活下去呢?出於人的,不,出於生物的求生慾望,每個人都想走完這個過程,都不想自殺,讓生命終結來了結這沒有意義的生命。於是自己為人生設定意義,賦予它以意義,就是現世意義,雖然這意義最終也歸於無意,然而這樣卻使人生一下子變換出五彩的顏色,一下子出現了無窮的希望,於是每個人都在為著這個沒有意義的希望活下去,與天奮鬥,與地奮鬥,與人奮鬥,覺得其樂無窮。最後還覺得生命太短促了,喃喃的發出“活著多麼有意思啊”的感嘆!

有這麼一則寓言:一個農民要磨面,為了使拉磨的驢在工作時不偷懶,就用一隻透明的塑料袋裝上玉米棒子,掛在它的脖子上。這樣,驢走動時,塑料袋也跟著一晃一晃的,驢總以為能吃到玉米棒子,賣力的把脖子往前伸,繞著磨盤不停的走啊走啊,最好終於把麵磨完了!

人生就是如此!人生的終極意義就是掛在驢脖子上的那袋裝著玉米的透明塑料袋。

人的一生,說白了就是上演一場悲劇。人,在自己的哭聲中、在親人的笑聲中走來,又在自己的無言中、在親人的哭聲中離去。那最初的一哭,就是人生悲劇的開幕;那最後的一哭,就是人生悲劇的謝幕。也許那最後的哭聲的多寡大小就是現世人生的意義所在吧。

有人正因為看到了人生的終極意義為虛無,在經歷了人世冷暖、艱難苦恨、富貴榮華,獲得世人稱讚活得有意義之後,選擇了玩世不恭、遁入空門、離開這個世界。莊子為妻子的死箕踞而坐,鼓盆而歌,楚狂接輿裝瘋沿街喊叫;音樂家李叔同念起經來,陶朱公范蠡散盡巨富隱逸而終,歐洲中世紀哲學家奧古斯丁拋棄情人和未婚妻,做了修道士;國學大師王國維留下一句“五十隻欠一死”跳湖了,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日本作家川端康成關上門戶呼吸煤氣了,美國作家傑克倫敦服毒了……

你也許會說我在慫恿人們玩世不恭、遁入空門、離開人世,不,你錯了,你我都沒有資格,都不配!只有最聰明、最勇敢的和最愚蠢、最怯弱的才夠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