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shun | 20th Apr 2011 | 生活故事 | (16 Reads)
暢遊在滿眼梨花的世界裡,讓人感受到的是一種飄逸的享受,彷彿自己也化作一朵梨花,在春天裡競相開放,在微風中展露身姿。它們伴隨著初春細雨,合著煙霧霏霏,絕似含煙之柳帶風而斜,田園滋潤,草木蒙茸,給大地帶來了一片生機。

岑參在《送武判官》裡寫道:“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這是說雪花就像梨花一樣被春風一吹就會競相開放,而雪花不經意間就會籠罩萬物。雖然詠雪,卻是說梨花的潔白無暇以及開放時那種壯觀的場面。正因為這首詩,大漠風雪與遍地蒼茫成了許多人的心之所在,不管身在何處,一份淡淡地愛意總放在如雪一般瑩潔的梨花身上。不過,梨花在古人眼中卻沒有重視起來,傳世的詩詞歌賦也極少。他們認為梨花靚艷寒香,潔白如雪,惟其過潔,也最容易受污。梨花飄落塵埃之時,常使人有西子蒙塵的聯想。元好問有《梨花》一詩,十分形象的刻畫出了梨花的品格:梨花如靜女,寂寞出春暮;春工惜天真,玉頰洗風露;素月淡相應,肅然見風度;恨無塵外人,為續雪香句;孤芳忌太潔,莫遣凡卉妬。

曹雪芹在《紅樓夢》中,著重刻畫了妙玉這個人物,把她比作梨花,因為她最大的特點就是愛潔成癖,自命清高。劉姥姥進了大觀園,在櫳翠庵喝了一口茶,妙玉嫌髒,便把一隻成窯五彩小蓋盅扔掉了,甚至連寶玉、黛玉都要遭她奚落,被斥為“俗人”,可見其放誕怪癖,目中無人,不近情理。第五回中的一首梨花判詞也說明妙玉最終會像梨花一樣,飄落塵埃,身染濁泥。

古人所寫的梨花,未免帶有片面之詞。梨花潔白如玉,不爭春光,卻在無聲中展露著春天的消息。當梨花盛開時,就好像頂著一團團雪花似的,讓人心曠神怡。詩人丘為有《左掖梨花》一詩,其中寫道:“冷艷全欺雪,餘香乍入衣”。讀此句能夠讓人的口頰中一片清涼!白色的花本來就有一種出世的風儀,纖塵不染,再帶了縹緲的仙香,就更如仙女尋春,增添一分天然的風流。吹向玉階的舊解是不喜歡的,實在是對梨花的一種褻瀆,滿樹的銀裝,又何須藉春風之手,飄落禦階呢?人世間,雪中思花給人一種春的溫暖,月下的梨花則有靜夜的安寧。 “梨花院落溶溶月”,梨花入月,月光化水,是流不盡的溫柔。惜乎故人遠去,芳踪杳迢,這可是洗不脫的相思。梨花帶雨悲而不傷,卻寫出人間的極致,一滴滴,一點點的,不需風吹,自然引出心湖里的那一圈圈又是憐又是念的癡情。 “春遊浩蕩,是年年、寒食梨花時節。”這份心情只有梨花能夠引出來,因為它帶有古樸的純淨。相比之下,其他形狀相似姊妹花就不盡相同了。桃花色澤繁複,純者如胭脂,有份逼人的濃艷,飛花落水飄零之際更有一種傷春的心痛,少了份晶瑩;梅花風姿高雅,尤其山中白梅,清風明月中,條條枝影戲於澗邊,絲絲幽香浮於水上,天然的笑傲好似尋春的仙人,可是千百年來卻把文人們整得多少有些怪癖,把梅當妻,以鶴​​為子,失於清寒,這份美酸有點讓人望而生畏;和梨花做伴的還有蘋果花,但是,英國有一句很美的諺語:莫憂愁,莫悲傷,一切都會過去,就像輕煙飄過的白色蘋果花。這句話品味還行,細想起來,蘋果花大有一瞬即逝之意,況且蘋果花本身很小,也不怎麼水靈,實難稱得一個美字。於是,就像陸放翁所說:“粉淡香清自一家,未容桃李占年華。”只有梨花才是我們嚮往的對象。

古詩中說道:“唐寢漢陵無麥飯,山蹊野徑有梨花”。原來仙人也會和山中的鬼魅嘮幾許家常。這些鬼魅們,在子孫的供養下,食了清明時節的麥飯,靠了俊秀挺拔的古松,看那白衣勝雪的梨花仙子款款飄過,聞其留下的一縷清香,便喝醉了一般,沉沉睡去。而梨花呢,反正山中無曆日,寒盡不知眠,依舊開花結果,自生自滅。梨樹一年一年的老,梨花卻一年一年的新,向時間昭示著頑強的生命力。

在我們家鄉,花以鴨梨為榮,鴨梨以花傳名。傳說乾隆體察民情,行至陽信境內,略受風寒,咳嗽不止,有人獻上黃澄澄的梨兒,乾隆吃後頓覺神清氣爽,身體上的不適也好了。皇帝見這種梨皮薄肉嫩,清香酥脆,恰然爽口,果子呈倒卵形,近果處突起,形似鴨頭,便將此梨命名為鴨梨。中醫藥典《本草從新》中說,鴨梨“性甘寒微酸”,具有“清心潤肺,利小大腸,止咳消痰,清喉降火,除煩解渴,潤燥消風,醒酒解毒”之功效,由此可見我們陽信鴨梨的基本特點。而陽春之時,杏花剛謝,桃花也尚未褪盡粉紅,緊接著萬畝梨花就開了。梨花一放,竟是滿樹潔白,白得眩目,白得實在容不下其它顏色,正是“風飄香未改,雪壓枝自重。”

春風和暢,萬物崢嶸,梨花也在蜂蝶飄舞中競相綻放著,在柔和的陽光下顯得晶瑩透徹,無可挑剔,我輕輕的走著、看著,不敢蹭落一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