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shun | 21st Apr 2011 | 生活故事 | (17 Reads)
風過了,葉落了,秋去了,冬來了。日子就這樣在季節的輪迴裡走過,歲月的消逝,感慨就在這一瞬間,是那樣的簡單……

曾幾何時,那童年時的頑皮,少年時的懵懂,青年時的張狂,都被這無情的歲月研磨得斑斑駁駁,那些被遺忘的時光,在記憶中支離破碎,模糊迷離……

“去的儘管去了,來的儘管來著,去來的中間,又怎樣的匆匆呢?”是啊,歲月是如此匆匆。喜歡朱自清的散文應該是從小學時候吧。 《背影》《荷塘月色》還有這《匆匆》,是那麼的記憶猶新。還記得,兒時因為沒有作完老師留下來的功課,因為沒有背熟一篇文章而被“罰站”的情形……

時光一去不回頭,往事只能回味。我只想用簡單樸實不加修飾的言語來喚醒沉睡的記憶。在外漂泊的歲月,歷經了風風雨雨,顛沛流離,你是否還能流連起故鄉的味道?生活在這樣一個浮躁的都市裡,習慣了在鋼筋水泥的叢林中看人流過往的熙熙攘攘,聽擁堵的街道永不停歇的汽笛哀鳴,卻總想在這繁雜的天地間找回記憶的出口。才發現,還是家鄉的月最明亮,還是家鄉的天空最晴朗,家鄉的雪最純淨……

“小小少年,沒有煩惱,一年四季陽光照。”《小小少年》兒時的歌謠,應該是我們這一代人都會唱的。童年的我們沒有煩惱,雖然那時的生活很貧寒,很簡單,但我們卻很快樂。每天背著小書包,迎著風雪,哼著歌謠,歡快的走在去學校的鄉間小路上。跟三五個同學一起,偶爾調皮一下,打雪杖,堆雪人,然後一身濕淋淋才去上課……

小時候,家鄉冬日的雪很大,早上很多時候,屋門是推不開的。因為積雪太深,我們就只有等大人們從窗戶出去,把門前的積雪清理乾淨,在清掃出一條通向院子大門的路,才可以出門。穿著一雙只有大人們才可以穿的皮靴去上學,深一腳淺一腳的踩在厚厚的積雪上,有時稍不留神,皮靴就會陷進雪裡,拔出來的只是一隻稚嫩的小腳丫……

那時的生活很貧困,因為那時我們的國家也不富裕。很懷念兒時的貼餅子,熬白菜土豆,還有玉米粥,我們就是吃著這些長大的,雖然日子很苦,但我們依然是那麼的快樂,無憂無慮的每天去上學。冬日里在校園,我們經常會堆起大大的雪人,每個班級的門前都會有,還會經常比比哪一個班級的雪人更美更好,不知為何,每次勝出的都是高年級的同學……

時光飛逝,還記得家裡養的鴿子,最喜歡的就是跟在哥哥屁股後面,拿著大把的玉米餵鴿子。還會經常淘氣的嚇嚇它們,讓它們飛向藍天,聽鴿群飛過頭頂時發出嗡嗡的鴿哨聲,幻想著自己有一天能像鴿子一樣自由的翱翔。我喜歡這鴿哨聲,喜歡天地間一切好似音律的聲音。小時候家裡的鴿子在我成長的歲月中留下了很深很深的印象,直到現在還會時常想起,還會時常進入我的夢中……

兒時,是那樣的天真無邪,直到有一天,開始注意身邊的女生,才發現,我們在漸漸的長大。懵懵懂懂的年紀,褪去了童年時的稚嫩,迎來了少年的青澀,懂得害羞了。開始有自己暗戀的女生,開始覺得跟女生同桌是那麼的不自在。開始會突發奇想的作一些打油詩,還信誓旦旦的發表在教室的板報上,來表現自己多麼的才華橫溢,其實只是想惹女生們注意罷了……

光陰似箭,漸漸的對身邊的一切都感到好奇,漸漸的有了一種叛逆心理,總是覺得父母是那麼的囉嗦。漸漸的才知道學業的重要,漸漸的會為將來的路要怎樣走而感到苦惱,漸漸的學會了彈著吉他唱情歌。閒下來的時候,幾個同學在一起,彈著吉他,談著人生,談著理想,唱著青春的歌,敘寫青春的詩篇……

“黑髮不知勤學早,白首方悔讀書遲,晨昏滾滾水東流,今古悠悠日西墜”歲月斗轉星移,日子總是像從指尖流過的細沙,在不經意間悄然滑落。季節循環往復,不經意間就走過了十年。那些年少時的青澀,年少時的懵懂,在似水流年的蕩滌下隨波輕輕的逝去,而留下的歡樂和笑靨就在記憶深處歷久彌新……

歲月如梭,韶光易逝,歲月的車輪無休止的前進著。默然回首,潮漲潮落已經湮沒了舊日的足跡,而我依然邁著自己的步子行走在喧囂中,有時堅強,有時也會迷茫,有時成熟,有時依然幼稚。又有誰不是在人生的路上,風雨兼程前行著,然後沉澱了生活的苦酒,慢慢品嚐呢?

年少的時光是那麼的匆匆,用盡筆墨也寫不完曾經的天真和快樂。我們只有把這份記憶永永遠遠的珍藏在心底,等到老去的那天,再重新翻閱,講給我們的子孫聽,何嘗不是一種幸福和美好?

懷念家鄉的山,懷念家鄉的水,懷念那隻在我記憶裡,永遠被拴在門前的看家狗,還有那些快被遺忘掉的時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