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shun | 28th Apr 2011 | 生活故事 | (44 Reads)
遠山聽雨

細酌慢品得真味,左顧右看信天遊。

抖落浮沉三生累,遠山聽雨黿山修。
 

在友人的茶杯上看到這首詩,感覺還好,就隨手寫了下來。品讀著詩文,我已被它深深的染動了。這一段的工作頗不寧靜。在喧嘩的都市裡,已尋久不見的古風妙雅,像農家少年清純別緻的雙眸;又似山林間一泓清澈蜿蜒的泉流,開始慢慢地浸潤著我的心田;漸漸地佔據著;洋溢著……

循著它(詩文)的意境,那裡的一片天地在許久以前就好像是我的,我也像超出了平常的自己,到了另外一個世界,覺得現在是個自由的人,日常中一定要做的事,一定要說的話,現在都可以不理,這是獨自安靜品酌的妙處。

終於,我已堅持不住,決意抖落半生的勞累,去掀起她的頭紗,探尋她隱居休憩的踪跡,且去受用這神往已久的山色。
 

“山似祥龜、神泉長流”。到了棗莊新城。順著導遊的指引,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座酷似萬年祥龜的大山,遠遠地望著祥龜的頭頸手腳和龜背上清晰可現的八卦紋,車裡的人都屏住了呼吸,怔怔地看著遠處,久久的默無聲息,又過回頭來對視著,好像彼此的眼睛裡才能找到這神奇的答案。車外的喧雜也非常通曉我們的心思,這一刻變得異常的安靜。

這是一條幽靜的柏油山路,像是走在龜殼的邊沿,很少見到有人過來。我們走的應該是景區的入口通道。山路蜿蜒但很順暢。很久沒有感到這麼舒適的駕感了,竟不由的興奮了起來。

轉過山腳,已隱約可見峭壁上“遠山聽雨”四個腥紅的隸書,高高的印在翠色山體的環抱中,像是她的心臟。我決定下車步行,去慢慢的靠近它。

漸漸的感到迎面而來的陣陣清涼,好像夏日里忽然偷進到冰吧的庫房,已分不出是哪種果香,生怕又錯過了機會,使勁地做著深呼吸,貪婪的吸吮著

曲折的步道旁邊散落著許多叫不出名稱的花草和妙手的園藝,像形態輕盈的迎賓女子;像寬厚熱性的睿智老人。彌望著是霧氣中隱現的樓閣,樓房有多種樣式,有民國時期中西合璧的精緻建築,也有時尚風格的現代別墅,錯落地隱藏於樹叢之間。

同來的伙伴,早已走散了,想是大家的心思不謀而同,都願享受獨處的妙處;自尋其樂;自己去尋覓這處山水的獨到之處。想到這,也不去找他們。暗自琢磨,不知能在午餐前,先於他們找到這處山水的妙處,匯聚時也可以品茶論道對酌激揚;不虛此行了。

古色的長廊懸繞著鑲嵌在山腰中間,在煙霧中好像錦袍上的玉帶,兩面高高低低都是形態各異的美樹,而楊柳較多,霧氣中的柳身,搖曳著;愈發顯得婀娜多姿。這些樹將一條長廊重重圍住。在層層的樹中間,零星地點綴著些各色的山花,有嬝娜地開著的,有羞澀地打著朵兒躲在樹後的,正如玉盤裡一粒粒的明珠,又如碧天裡的星星,花頭上帶著水滴,又如剛出浴的美人。微風拂過,送來縷縷清香,彷彿遠處樓閣上渺茫的歌聲似的。

眼前的霧氣更濃了,像是從腳下的廊低飄出的,渺渺的青霧繚繞在長廊裡,樹梢上隱隱約約的是一帶遠山,有些大寫意。這時,又覺得雙腿輕盈了起來,少年似的搖擺著雙臂,似乎已在雲台中漫步了。

長廊的兩旁伸出了幾處寬敞的方亭;一側依山傍林可臨山慕色;一側懸於山外可凌空逍遙。亭內備設茶台書案,也可以叫餐,用具精雅考究;風格迥然。一張青藤的羅漢床讓人覺得格外舒適。

覺的有些疲憊,隨就想起了步行的路程,更覺得疲勞不堪了。仰坐在亭內,隨意的翹著雙腿,放鬆著全身,微閉雙目,聽著旁邊嘖嘖的傳來噓茶酢口的節奏。林中的鳥兒叫的愈發清脆;一唱一和的在議論著什麼。好奇和笑聲總是屬於年輕的女子,一陣微風拂過;一枝伸進亭內的柳枝;一塊遠處奇異的山石,總會成為她們唏噓驚笑不止的理由。

太陽溫和了許多,繞過樹葉輕輕地灑在了臉上,暖洋洋的,微辣的,象父親已經粗糙變形手指的撫痕。

不由地想起了雲台山的事情來了。雲台山也叫覆釜山,唐朝又稱覆釜山為茱萸峰。不知是因為“遙知兄弟登高處,遍插茱萸少一人”的王維詩句而得名。詩人晚年隱居於雲台山,那是個山水好景色;閒雲野鶴般的風流季節。他的《飯覆釜山僧》說的更好:

晚知清靜理,日與人群疏。將候遠山僧,先期掃敞廬。

果從雲峰裡,顧我蓬篙居。藉草飯松屑,焚香看道書。

燃燈晝欲盡,鳴磐夜方初。一悟寂為樂,此生閒有餘。

思歸何必深,身世猶空虛。

王維精通佛學禪宗,雅號“詩佛”,所以有高僧名儒不辭勞累;欣然樂往雲台山去訪問他,即可同領如畫的山水,也可一起焚香看道書……

遠古高仕的雲遊交往,真是美不勝收;令人神往的事情,可惜我們現在早已是無福消受了,好在我這裡還有“遠山聽雨的黿山修”,還有今晚的黿山夜色和明天可以消受的“神泉長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