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shun | 20th May 2011 | 生活故事 | (19 Reads)
這個冬雪很少,每每看見雪或雨,都會讓我有發愁的理由,她如煙似霧,輕籠於空的秘密無人能曉,而我那恆在的虛城,也有著一樣的飛雪,嫻靜而愁美。
許多時候,對著花若離枝,寂然失語,其實我也不過妄想,停留住一個美麗的冬天,可是那不過是自欺欺人。
冬無踪跡誰知,面對蕭條物語,百囀無人能懂,因心已暮年。風前,臨窗,凝眸,被追尋的真切,只能用虛與幻填補。
人間好寂寥,荒漠了我的島。
不再提及良辰美景風花雪夜,不再提及原野花開煙草飛絮,不再提及風朝雨夕逝水流雲,不再提及潮漲潮落蒼海桑田,不是不願意,更不是不喜歡,只是心底輕覺無力。
暮,不知該怎樣讓你們陪我理解這個含義,重複……或許只能如此簡明扼要的重複,重複,一春一夏,一秋又一冬,人間暮,人生以暮。
回首歷歷往事,彷彿是千百次的輪迴,不斷的在往事中輾轉。無論是一草一木,一人一景,都漫著馨暖親切,還是置身於車水馬龍,繁華喧囂,卻還感到孤獨,其實都是一樣的疲憊。
暮,是疲憊的主題。
這也是宿命吧,讓人措手不及而有彷彿天經地義,囊括了時間,也容融了空間,像一場寒意漫漠的獨行,無法與人共享,更無法與人述說。
飛煙濛濛,垂淚闌珊到天明,這在紙中本該明媚的人生卻披著些許的寒,好想感嘆:人生好淒涼!儘管一直以來,任季節的流轉,我總被一座恆在的寒冬軟禁,我心甘情願……
花可以飛成花雨,傾城而斑斕。我的心裡卻是落葉如箋舊了心言,這個冬天並不順著我的意願鋪蓋我想要的風景,然而,又只能一貫的無語。
人生有傷,若學飄然的情態,輕愁靜謐,又意味深長。
拋棄的,留存了,留存了,銘刻的返不回的往昔,想不及的未來,抓不住的現在,虛城之王有的只是孤獨和無奈。
離開和繼續,不過是不覺的誘惑,讓人在此中如墜深淵,虛與幻,我給自己建造了一座城池,並理所當然的成了王,按照我的意願,鋪排這座城池所有的場景。
這是語焉不詳的一場夢,隱語或秘密,我在期間沉睡或倫隱,也醉生和夢死,從一開始,注定只能繼續這關於慌言的演說,欲罷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