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shun | 1st Jun 2011 | 生活故事 | (50 Reads)
再再後來,我走了,搬家了,搬到了蘇北的一個小村莊,也很少寫信了,只寫過一封信:“我不再給你寫信了,怕對你不好。 ”
如今,二十年過去了,我在網上無意間遇到了她,也讀到她寫我們這段青澀記憶的貼子,我知道,她還沒有完全忘記我,我感到無比的欣慰和快樂!真的謝謝你還記得我!
寫完了,但故事還沒了,我把這貼子也發在她發帖的網站,並且在沙發上寫著“搞笑的。”也許朋友們會說是在搞笑的,但是,我想,在她的內心深處,會隱約感到,原來我一直在乎她。 
這事真的有點偶然,當然也是出乎意料的,同時帶給我無比的驚喜,讓我幾乎熱淚盈眶。
那天,我漫不經心地打開了一個小網站,叫安逸網,裡面有-個帖子打開了我塵封很久的記憶。
那是九幾年的事,天生愚鈍的我很早就綴學了,學了理髮技術,開個小小的理髮店。那年的那一天,天氣很清爽,我仍舊穿著古樸的衣著,運動裝,牛仔褲,哼著'跑馬溜溜'的曲子,邁著輕盈的步伐去理髮店。那個季節生意很淡的,本來我也沒有對金錢抱有太大的奢望,心裡老是想著,哪位親愛的姑娘,嫁給我吧!
於是,就後來,我就經常在她學校門口等她,而且寫了很多情書,有很多都是從《情書大全》裡抄來的句子。唉!那時候真恨自己為什麼不好好上學,書到用時方恨少啊。後來就沒有結果啊。沒有結果,就是不咸不淡。
再後來,我在師弟家見到了她,那時我們都感到意外驚喜,默默對望著。師弟似乎發現了什麼,用手掌在我面前晃了晃說:“怎麼,看上我表姐了!”
我吱唔了一下,藉故走開了。後來,我就推著她去夏夜的郊外吹風,偶爾,我也會輕輕地抓拂一下她的手臂,只是不言語。
後來就給她洗頭,我輕柔地抓揉著她的秀發,那感覺就是在拂著雲彩。她是善良的,感覺很溫柔,說話也隨和。我一下就喜歡上她了,所以就情不自禁地說:“我們做個朋友吧。”
在那個年代,說出這種話是需要很大的勇氣的。我的心在跳動著,我幾乎要後悔我說的話了,因為她依舊把頭深埋在水池裡,沒有回答我。我回頭瞥一眼鏡子,發現那裡有一位滿臉通紅的男孩,手指穿在一位漂亮女孩的髮梢間,尷尬地一動不動。但我知道,我們的內心都在甜美的微笑著。
後來,後來聽說她要結婚了,而新郎不是我,我痛哭了三天三夜,但是我尊重她的選擇,因為我愛她,就要讓她過得幸福快樂。
她結婚那天,我去了,我現在想不起那時是怎麼走到她家的,總覺得步子很沉重,頭腦昏迷迷的。我沒有說什麼,只是叫她別哭。
在這煩噪的空間裡悠然地想著春天的夢,這是每個男人都想過的事。
“有人嗎?”忽然,一個溫柔而又甜美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有,在!”我急忙答應著,回過頭迎了過去。只見-位漂亮的女孩坐在輪椅上,穿著一件黑白格子的外衣,前額沒有一縷劉海,馬尾高傲地高高扎在頭頂的知性女孩,羞答答地對我說:“我想理髮,就是要徹底改變原來形象的那種。”
“哦,”我答應著,心裡充滿無比的喜悅。因為那個年代,女孩走進理髮店是很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