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shun | 16th May 2013 | 生活故事 | (54 Reads)
Picture
已經忘了最後一次與父親一起去看電影是什麼時候了。是小學時期,中學時期,還是長大以後,偶爾也曾和父親一起踏入電影院的入口?——題記

前個星期四,當我對上司表示想在四月三十日請半天假的時候,只是想要給自己疲憊的心放一個假。那個時刻,也不曾想過會有什麼計劃,或是去海邊踏浪,或是去公園散心,或是去看場電影,總而言之,就是想擁有自己一個人的空間。

有道是:計劃沒有變化快,我還未來得及計劃.就已經有了變化。

星期五那天,父親來到我家,隨口就問起如何買電影的入門票,說他到電影院售票處來回往返了數十次,始終看不懂買戲票的程序,不知應該去哪個櫃臺購買,更不敢開口詢問。從他的片言只語,我聽懂了他一定是在家裏悶慌了,想看場電影以打發時間。

父親與我很相像,對於不甚明白的事物,總會帶著一絲絲的忐忑,在該處徘徊許久,來回度步,最終還是意興闌珊的離去,什麼目的也沒有達成。於是,我就順口的問他是否想看電影,並告訴他我四月三十日請了半天假,本就想看場電影,邀他同行。我非得很不經意的告訴他我原本就有看電影的打算,否則他一定會口是心非的拒絕我的邀請。

父親不置可否的說了聲:“到時再說吧。”這也是在我預料之內。

我的童年記憶很模糊,但依舊可以憶起小時候父親偶爾都會帶著我們三姐弟去看電影。那時候的我們,家境貧困,但疼愛我們的父親還是會不吝惜地掏腰包盡量讓我們開心。忘了他是否曾經也問過我們想要看哪部電影,但卻不會忘記三姐弟知道要去看電影的那份喜悅。

四月三十日早晨,我撥了電話給父親,再次邀請他看電影。

“爸,怎樣?今天要看那部《鋼鐵俠3》嗎?”

“嗯……你想看就看唄。”還是以那副滿不在乎的口氣說道。

“那好吧。那你要看3D的版本,還是普通2D的版本?因為放映時間不同,我必須安排一下。”其實我知道他是一千個願意想看,卻總是不肯承認。我更知道他心裏很想在電影院裏從新體驗3D立體電影的感覺。

“嗯……你說呢?你想看哪個?”他依然不肯說出心裏所想。

“2D就比較便宜,3D就雙倍價錢,但或許物有所值。嗯……那就看3D的吧。”我思考了一會兒,說道。

“好啊!其實我也想看3D的版本呢。呵呵!”他急忙地回答,似乎怕我會隨時改變主意。

“那麼我們就看3點的那場吧。待會我去買票,你要跟著觀察嗎?”

“好啊!待會在電影院售票處見吧。”他開心的說道。

父親總是盡量的順著子女的意思,從不願道出他心裏的真正念頭。在家的時候,當我們大家圍著餐桌一起用飯,父親也極少與我們同桌,總是說他不餓。然而我們這班孩子都知道,其實,他只是想讓我們盡情的享受一桌的美食。或許,在他心中,這個世界已沒有任何東西比子女的溫飽更加珍貴了。

已經忘了我看的第一部電影是什麼戲了,但仍然清晰的記得那時的電影院都是獨立的。一家電影院只有一張屏幕,上映一部戲,想必買戲票的程序很簡單,時間一到,就可以直搗黃龍,進去觀賞當時風靡一時的影片了。

曾幾何時,當父親排著隊買票的時候,我在他身邊站著,想像著自己有天能夠快點長大,可以自己排隊買票,選擇我想看的戲。每次輪到父親買票的時候,我都會踮起腳尖,站在父親旁邊看他挑選座位。以前的戲票是薄薄的紙張,售票員在他選定了位置之後,隨意在票上如鬼畫符的寫了座位,撕了下來,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就這樣,一樁買賣就成交了。

而今,我倆換了角色,反而是我信心十足的排著隊,父親則好奇的觀察每一個購買戲票的程序。

吃完午飯後.我就慢步走向商場電影院的售票處,只見父親已在那兒滿懷期待的東張西望。我向父親打了招呼,然後就排隊買票。輪到我的時候,父親更靠近了我,只想一探究竟的弄清程序。我嫻熟的告訴售票員我要看哪部戲,哪一場,然後在展現在我面前的屏幕上選定了我要的座位,再接下來就是刷卡,收票等等。

如今一切都電腦化了,不論是通告,還是售票都是以最先進的軟件進行。對於科技的發展,父親並不感到陌生,唯獨對電腦一直都是一知半解,總是感到新鮮好奇,甚至於迷惑。不論我對他解釋了無數遍,依然說不清楚。

買完了戲票,我和父親並肩同行,各自回家,等待電影上映的時間到來再見面。有很多人說,我就象是父親用複印機複印出來的下一代。我想當我們一起走在街上的時候,誰都看得出我們是父子倆,因為我們臉上都不苟言笑,也同時都寫著一份淡淡的寂寞。

以前,每逢看電影的時刻一到,我們一家五口就會打扮的整整齊齊,興高采烈地一起出門。每一次,都是父母拖著我們的小手,一邊說著:注意看車!或是喊著:不要在街上蹦蹦跳跳!在一片嬉戲的喧鬧中,一家人來到了電影院的入門處,等待上一場落下簾幕,等著下一場打開門欄。

依稀記得小時候,當電影院的門一打開,所有的觀眾都如蜂湧而至,你推我擠的想要第一時間進入那漆黑的電影院。踏入電影院後,都會有招待員提著電筒為看我們指示座位的方向,而我們這些不懂事的孩子們,只感到異常興奮,滿懷期待地隨在父親的背後,等著入座。

如今,今非昔比,一切都已時過境遷,連電影院也有了新的面目。今天的電影院都設置在購物商場裏,一棟商場裏擁有好幾間電影院,同時上映著不同的影片。隨著DVD光碟的誕生,以及網絡電影院的村財,看電影的人潮已大大地減少了

當我按著時間來到電影院入口處,父親還未抵達。於是,我默默地注視著每一個熙來攘往的人們,卻再也看不到那種急欲沖入電影院的惶恐了。

當今社會,人們的知識提高了,水平也提高了,提倡高效率的社會,聘請的員工是越來越少,因此,電影院的招待員工已經不複再見了,而是讓觀眾自己去尋找自己的的座位。

走入電影院的時候,我看見父親一臉的期盼與按耐不住的喜悅,心想當他再度踏入那昏暗的電影院時,那熟悉又陌生的環境,是否也曾挑起了他心中的思緒。

二十多年前,父親也曾帶我們去看過3D立體電影,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當時邵氏的《保鏢》。望著那些俠客舞刀弄槍,發出飛鏢,每一件暗器都似乎朝著自己的身子鑽來,感覺非常好玩。

以前的3D眼睛除了鏡片都是紙做的,不如今天的3D眼鏡那麼結實。一般上,小孩子們都會拿著3D眼鏡在手上玩弄,甚至於掉落在椅子下。

那天,父親也在昏暗的電影院裏把玩著3D鏡片,就像小孩子對新奇物事的那種天真。玩著,玩著,就這樣,把鏡片給弄掉了。然後,他憨憨地發出一個傻笑,說道:“哦,掉了!呵呵。”便俯身去撿拾。或許是老眼昏花,或許是燈光太暗,他一直摸索著,始終找不到鏡片。朦朧中,我看見父親微禿的白發蒼蒼的頭顱不停的晃動,一陣感慨湧上心頭——父親,他真的老了。

於是,我打開手機的電筒軟件,為他照亮椅子下的景物,他以極迅速的眼光掃射,伸出手去,說道:“啊!找到了!”然後又是憨憨的一笑,就像一個頑皮的小孩子犯了小小的錯誤。

影片終於開幕了,由於是上班時間,電影院只有寥寥幾位觀眾。匿大的屏幕上映的是《鋼鐵俠3》,而屏幕下面上映的卻是一對父子的默劇。我的情緒跟著電影的劇情跌岩起伏,想必父親也和我一樣聚精會神地觀賞著電影。

散場後,父子倆再度並肩同行,邊走邊聊,談論著影片的好壞。當來到父親的組屋樓下時,我向他道了聲再見,望著他的背影消失在牆角。而我在轉身之際,驀然看見塗沫在牆上的那四個大字:飲水思源。我想我有今天,都是歸於父親一直以來的呵護以及照顧。

沒想到那天我寫完了那篇《老樹》,不過幾天,我就有機會盡一點孝心,帶父親去看一場電影,更寫下了這一篇心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