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shun | 14th Nov 2013 | 生活故事 | (44 Reads)

   11月的某一天我去看了一部關於智利的紀錄片,開始的十幾分鐘讓我痛苦不堪,不停地講述物理學家如何在阿塔卡馬沙漠裡遙望星空,試圖探尋宇宙洪荒。整個放映室裡只有四個人,我不好意思溜走,只好拿出所有的耐心繼續看下去。片子另一半講述了同樣是這片荒涼如火星的土地之下,掩埋著皮諾切特時期被處決的數千政治犯。這段歷史被迴避和遮蓋,但是沒有被遺忘。有一群女人還在苦苦尋找著親人的殘骸。她們在淒涼的沙漠裡拿著簡陋的小鏟子不停地挖掘,因為那是她們的父親、丈夫、兄弟和兒子。尋得的殘肢碎骨是不夠的,她們想要全部,就是想要。

我久久無法忘記鏡頭前那些女人。她們都是平凡的女人,不是聖女貞德,不是特蕾莎修女,不是貝隆夫人。可是當她們淡淡說出“一直挖到我死的那一天”,隔著幾萬里遠的我也分明能感覺到強大的力量,女性的力量。

 

Ted有一個演講來自Eve Ensler,陰道獨白的作者,這個演講叫”Embrace Your Inner Girl”,擁抱你內心的少女,我看了一遍又一遍。 Eve講述了她認識的14歲荷蘭女孩坐著一艘小船,獨自環遊了世界;一個女孩在樹上住了整整一年,為了保護野生橡樹不被砍伐;她17年前認識的阿富汗女孩在17歲時把攝像機藏在布卡之下,記錄了911之後阿富汗針對婦女的血腥暴力;一個叫Rachel Corrie的女孩站在以色列的坦克前對實槍荷彈的士兵大聲說:停止佔領,最後坦克從她的身體上碾過;一個因強暴而懷孕的女孩對Eve說“我愛我的孩子,我怎能不愛他,他身上流淌著愛”;一個叫Agnes Pareyio的肯尼亞婦女在很小時被迫接受割禮,於是多年間她到處行走,拯救了4500名少女免於這種酷刑,她後來建立了一個庇護所讓前來避難的女孩讀書學習,再後來她成為了當地的副市長,改變了當地法規,也徹底改變了當地人民的觀念……這就是女性不可思議的力量,她們用純真的眼神看世界,從廢墟里一次次爬起來,像小太陽一樣光芒萬丈。世界待她們如草芥,她們綻放如玫瑰。

 

成長中有太多時刻我討厭自己的女性身份,天生的敏感、衝動、輕信、妥協、軟弱、甚至善良。我無數次隱藏自己的想法觀點以取悅這個社會。我不敢大聲說我以後想領養一個女孩,不敢說我熱愛自由,不敢說我有一個大夢想,不敢說我痛恨看見女性被男權社會傷害。我看著日記為曾經的多愁善感而羞愧,為愛得用力而尷尬,為無法抑制的同情心而沮喪。我努力把自己向傳統喜歡的特質靠攏——持家、寡言、純良、忍耐。但這讓我痛苦。我眼見著身邊出色的女性因為不結婚而被人嘆惋,眼見著乾淨的像水一樣的女生淪為男朋友的家務工具和附屬品,眼見著有頭腦有身段的女孩把全部精力投入在捆住一個富家子弟的事業裡,眼見著楊瀾忠告廣大女孩說,找個能幫你實現夢想的老公。這一切都讓我失望,為什麼沒有人告訴我們,尋找你內心的力量?為什麼沒有人鼓勵我們,熱愛上帝給我們的天分?

 

後來我懂得瞭如何隱藏自己的情緒,不再寫下充滿愁緒的句子,習慣於做一個supporter,建築起銅牆鐵壁來保護自己。但是我分明想念十幾歲時愛哭的我,坐在公車上做夢到天邊去的我,夢想殺死一條龍的我。那是我內心柔軟的少女。

 

再後來慢慢我長大了,磕磕絆絆,吃虧不少,但終究是長大了。不需要每天活在惶恐之中,終於有了安全感,開始自知,開始驕傲和慶幸,I'm a girl。

 

我認識的太多女生都明亮地耀眼。她們用力地生活,熱烈地投入每一次戀愛,勤勤懇懇地工作。閒暇時間去做義工、做志願教師、做戶外徒步的領隊、拍攝紀錄片、舉辦自己的畫展、獨自背包走進非洲、七次徒步進藏、騎車橫跨美國大陸、會說四五種語言、懂得分辨動物的腳印……

不是所有女生的生活裡只有卡地亞和愛馬仕,不是女生嫁人的標準都是房子有多大銀行存款有幾個零,她們除了有ABCD不同罩杯的胸,還有思想不一樣的大腦和踏到過不同土地的雙腳。請拋開性別來審視女性,因為在做一個女人之前,她們首先是一個獨立的人。

To start again from the beginning Miss hit Heart remote from the side Bureau of investigation status of Feder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 Leave a good name throughout the ages The Malaysia Tribunal Happiness from my own and lose Farewell, my Zhang Qingmei A country road Confidence guarantee